爸爸的序

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,穿着不起眼的T衣服、廉价的牛仔裤,而且裤的长度只选比膝盖长少少的。大学修的是多媒体商业管理(Media Innovation and Management),毕业以后,不做商业设计工作,却投入建筑业工作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喜欢艺术,喜欢记录,喜欢拍下照片,写下文字。

我的妻子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人不高,但漂亮。大学毕业以后,便勇敢地嫁了给我。她喜欢在家里的露台种花,而且也超爱做花朵的手工,所以家成了花圃,到处都有真真假假的花儿。她说,花儿能让我们活得更加开心。

我们的结合,并非偶然。一次又一次的错过,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邂逅,才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我们。我们互相包容,互相理解,互相喜爱。

23 岁生日时候她问我,生日愿望是什麽?我说,希望明年有第三个人与我一起过生日。结果,愿望已实践,大女儿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里边。25岁生日,她告诉我说 有一个惊喜的礼物,我说那将会是什麽?她笑笑没有回答。我忍不住地笑,因为我知道仙游公公期盼的延续他生命的使命即会再次实践了。

我和妻子都企盼这个新生命的诞生,期盼着她像大女儿般健康的成长。我们的快乐是一定要分享给她的。所以,我才会动念头把我做爸爸的点点滴滴全部记录下来,作为人生的礼物,送给她们姐妹俩。

回忆是我和妻子的另外一段幸福经历。
我的希望非常简单,我只要每个阅读“爸爸日记”的人,都能分享我们全家的快乐,能拥有一个充实、幸福的人生。

Thursday, August 4, 2016

我的小说分享《爱上好朋友》

 当然记得,初中五那年,你就一直黏过来。同学还问我们是不是连体婴?而且他们还取笑说要用绳子把我们绑起来
有没有试过一个人独处时,心里就会不期然想起一个人。而那个让你想起的对象可能是你一位最要好的朋友,你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对方。
此后,两者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好复杂,因为相处间会参杂着太多的情感,尤其是友情与爱情之间的矛盾。
紧接着,你就会开始觉得痛苦。然后,明明很在乎对方,却要故意跟对方唱反调来引起她的注意。
X X X X X X
“玮俊,我们明天爬山看日出。”午夜12时,我已经上床准备睡觉,电话那头的她却兴致勃勃约我去看日出。
“不要了啦!现在都已经那麽夜,睡眠不足,哪有体力爬山呢?”
广告
“你不用管,我要看日出。”这些年来,她说过她的任性只属于我这个好哥儿。
“好啦!好啦!不过先说好,如果你要晕倒,可千万不要求我背你下山!”
“哈哈哈!这你就不必怕,我还带了一个猛男同行。”
“谁?”我感到诧异,原来明天并不是我俩的爬山之约。
“就是阿建啊!”她故意揶揄着我:“他比你强壮,肯定够力气抱我下山。我看,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!”
说完,她便挂了电话。
X X X X X X
 隔天早上,她睡不醒。
阿建和我的车子在她公寓楼下等到日出三竿,才看到她一脸尴尬地走下楼来。
“哎呀!两个帅哥,真的对不起啊!都怪我的电话没电,闹钟不响。”
阿建是她的追求者,当然装着绅士模样地说没关系,虽然我心里也原谅她的任性,但我的“好朋友”的身份却不饶过她。
“我不管,现在我要去吃午餐,账单由你付。我从凌晨三时多就出发来找你……”
“好啦!好啦!我请就是了。你简直就是‘长舌老头’。人家阿建才没有你那麽小气。”她向我弄了一个鬼脸,就上了阿建的车子。
阿建看了我斗气的模样,也忍不住偷笑起来。
最后,我们决定到我俩常光顾的台湾料理店吃午餐。
由于常光顾,我们也跟店里头的店长熟络起来。“外边天气很热哦!”店长微笑的寒暄。
“对啊!还是你们这里最好,可以吹吹冷气。”
“你看,他就是有这般市侩的人,一直想占人家便宜。”她打岔我的话。
店长听后,笑咪咪,彷佛已经习惯了我们吵架式的沟通方式。
“你们两个情侣打情骂俏,就别拖我和这个帅哥下水吧!”店长直指我和她是情侣,听后,我的心情简直是乐透了。
“哎哟,店长,你今天没戴眼镜吗?他圆胖胖,怎麽可能是我的男友呢?”
她对我的形容词,严重伤害我的心灵。那天之后,我开始努力减肥,只是身上的脂肪燃烧得太慢,阿建的追求攻势却太过猛烈。
X X X X X X
又是一个午夜,她又拨电来找我。
“玮俊,他刚刚终于向我告白了。”
“恭喜,你不是期盼很久了吗?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。”我心口不一地祝福她。
“你现在能来找我吗?”
“怎麽了?高兴得睡不着?”
“不,不是这样的。”她在电话那端迟疑半晌:“我是已经习惯有你在身边。”
“哈哈!你应该是习惯我这个大哥哥照顾你吧!”
“不是这样子的。”我彷佛听到她的哽咽:“你还记得我俩是从甚麽时候开始走在一起,引起旁人的注意吗?”
“当然记得,初中五那年,你就一直黏过来。同学还问我们是不是连体婴?而且他们还取笑说要用绳子把我们绑起来。你没有受他们的影响,你还跟在我身后,上课时,你的桌位就在我旁边,下课时候,你就站在我后面。”
那时候,她的手很巧,会折些像是花的纸花丶纸鹤,或吸管做的星星,装在透明的玻璃瓶里,等满了之后,再交给我。
虽然向来粗线条的我也对这些女性化东西不感兴趣,不过我最后还是收下。
折这些东西,到底要花多少时间?我边跟她说电话,边把放在书橱里的玻璃瓶来看,里头满满都是纸工艺品。
当年的她,应该是费尽心思才做得出这些东南西。我突然明白这些东西,应该是拿来送给倾慕对像。
“彦秋,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“是的,我从初中五开始就喜欢上你了。”
“其实,我也是。”
傻乎乎的她听后,在电话里笑了起来。
尔后,她叫我打开玻璃瓶,把一朵纸花拆开,我才发现里面写着她10年前的表白:“玮俊,我已经爱上了好朋友的你。”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