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的序

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,穿着不起眼的T衣服、廉价的牛仔裤,而且裤的长度只选比膝盖长少少的。大学修的是多媒体商业管理(Media Innovation and Management),毕业以后,不做商业设计工作,却投入建筑业工作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喜欢艺术,喜欢记录,喜欢拍下照片,写下文字。

我的妻子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人不高,但漂亮。大学毕业以后,便勇敢地嫁了给我。她喜欢在家里的露台种花,而且也超爱做花朵的手工,所以家成了花圃,到处都有真真假假的花儿。她说,花儿能让我们活得更加开心。

我们的结合,并非偶然。一次又一次的错过,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邂逅,才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我们。我们互相包容,互相理解,互相喜爱。

23 岁生日时候她问我,生日愿望是什麽?我说,希望明年有第三个人与我一起过生日。结果,愿望已实践,大女儿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里边。25岁生日,她告诉我说 有一个惊喜的礼物,我说那将会是什麽?她笑笑没有回答。我忍不住地笑,因为我知道仙游公公期盼的延续他生命的使命即会再次实践了。

我和妻子都企盼这个新生命的诞生,期盼着她像大女儿般健康的成长。我们的快乐是一定要分享给她的。所以,我才会动念头把我做爸爸的点点滴滴全部记录下来,作为人生的礼物,送给她们姐妹俩。

回忆是我和妻子的另外一段幸福经历。
我的希望非常简单,我只要每个阅读“爸爸日记”的人,都能分享我们全家的快乐,能拥有一个充实、幸福的人生。

Wednesday, March 25, 2015

我的表弟

 时间过去,我还停留在空虚难过的空间里。
我很抗拒悲欢离合,因为往往自己需要用太多的时间来弥补心中的缺陷。
表弟的逝世再次逼使我坠落进无法自拔之中。

我常常在想,每次都是自己后知后觉抑或是不知不觉地跟大家疏远。
当我很努力去想,然后再躺下来喘气的时候发现:
人、事、时、地、物都早已跟我有了层隔阂。
翻阅相簿,看到表弟童年时顽皮的模样。
我以为那笑容会陪我到老,可是,我都错了。
眼见为凭,我的思维理念都是错误的。
哪怕是比我年纪还小,都会有比我早离开这世界的几率。
“表哥,大表哥!”他儿时最喜欢这样叫我。
我抱起他,他总会欢呼说:“高一点、高一点。”
他简直是乐透,怎么玩也不累,倒是我更加快没力气。

无法自拔,无时无刻都会想起新年时候跟他碰面的经过。
即使在梦中,我也在跟他邂逅。
因此,我宁可相信在梦里的不会醒来,至少它是那么的真实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