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的序

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,穿着不起眼的T衣服、廉价的牛仔裤,而且裤的长度只选比膝盖长少少的。大学修的是多媒体商业管理(Media Innovation and Management),毕业以后,不做商业设计工作,却投入建筑业工作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喜欢艺术,喜欢记录,喜欢拍下照片,写下文字。

我的妻子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人不高,但漂亮。大学毕业以后,便勇敢地嫁了给我。她喜欢在家里的露台种花,而且也超爱做花朵的手工,所以家成了花圃,到处都有真真假假的花儿。她说,花儿能让我们活得更加开心。

我们的结合,并非偶然。一次又一次的错过,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邂逅,才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我们。我们互相包容,互相理解,互相喜爱。

23 岁生日时候她问我,生日愿望是什麽?我说,希望明年有第三个人与我一起过生日。结果,愿望已实践,大女儿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里边。25岁生日,她告诉我说 有一个惊喜的礼物,我说那将会是什麽?她笑笑没有回答。我忍不住地笑,因为我知道仙游公公期盼的延续他生命的使命即会再次实践了。

我和妻子都企盼这个新生命的诞生,期盼着她像大女儿般健康的成长。我们的快乐是一定要分享给她的。所以,我才会动念头把我做爸爸的点点滴滴全部记录下来,作为人生的礼物,送给她们姐妹俩。

回忆是我和妻子的另外一段幸福经历。
我的希望非常简单,我只要每个阅读“爸爸日记”的人,都能分享我们全家的快乐,能拥有一个充实、幸福的人生。

Tuesday, February 3, 2015

小说分享: 《友情友爱》




我2015第一次被星洲日报采纳的小说。
《友情友爱》,希望你们会喜欢。
而且,我想对你说:我是在乎的,只是我不善于表达。
加油!!


http://life.sinchew.com.my/node/15008?tid=73

我跟阿明在一起後,我就覺得生活充滿溫馨和幸福。
我以為,我們的幸福成活可以持續到老,沒想到他卻英年早逝,讓我的生活從此失去寄托。
在心中滿懷傷痛無人訴說時,我只好以文字抒寫出我的感受。文字很快成為我的最佳摯友,助我宣泄心裡萬分的難捨。
我開始寫小說,自己當然是主角,並在小說中穿插悲慟與哀愁情節。
我每天回到家就執筆書寫。夜闌人靜時,我也會打開淡淡發亮的音樂盒,聽著柔柔的樂曲,黯然神傷,悄然落淚。
我願阿明能在小說裡重生,他不能在我未來的道路上缺席啊。
我妹妹勸我重新振作,我弟弟也說不能不切實際地蹉跎歲月,惟我對他們的勸告都視若無睹。
喪禮結束後,憂傷與悲愁總在腦海裡盤旋,也許憂傷在我的腦海裡紮下了深深的根,無法拔起,也無法減輕。
“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”,避不開、繞不過……我埋怨我們在學校裡學語文、學歷史、學數理、學地理;投身社會後,學投資、學買樓、學回報父母養育之恩。偏偏,卻從不學習如何說再見。
X X X X
一日,碧珊讀了我的小說,她特地打電話給我。
“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。每個人都會遇到令人失落的事情,我們應如何應對這些不愉快呢?”
“不知道。”
“其實,方法很簡單,那就是改變態度。在我們的生活中並不缺少幸福,而是缺少讓生活更幸福的智慧。”她繼續說道:“累了,苦了,可以哭。哭過後就要記得擦乾眼淚,掛一抹清淺的微笑,相信雨後就會有彩虹。”
“你又不是我,哪會明白我的感受?”我輕蔑地回應。
我的話給她澆了一桶冷水,雖是有些掃興的意味,但她卻沒放棄我,繼續給我鼓勵和支持。
X X X X
阿明往生後,每逢七天為一次奠拜的重要日期。
五七的時候,碧珊來找我。
“我又想起阿明,怎麼辦?”我告訴她。
我們坐在大操場的司令台上,她安慰我。
“你要聽甚麼歌,我唱給你聽。”
“不,我不想。”
於是,我從背包裡把卡帶機拿了出來,一個人一個耳塞,躺在司令台上,望著蔚藍浩瀚的天際。一邊耳朵聽耳塞、一邊耳朵聽她哼唱,她說那是一首忘記痛苦的歌曲。
六七的時候,她陪我到車禍案發地點,看我痛哭,她也跟著哭了。
最後滿七那天,電台的節目主持人接到一位女生的電話,她希望仙遊的阿明聽到後,祝福我要堅強活下去。我笑她無知,神鬼哪會聽電台呢?
“你終於笑了,這49天來,你從來沒有開心笑過。”
“你陪我去爬山,我想呼吸新鮮的空氣。”我扯開話題,說道。
隔天,我們浩浩蕩蕩來到山下。才剛走5分鐘,大自然的氣息越來越濃厚,踏上一條幽徑,我們川行在神秘又美麗山林間。
“怎麼今天都不說話?”我問碧珊。
“我不敢。”
“為甚麼?”
“因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睹物思人,回想起阿明在山裡帶給你的記憶?”
“哈哈!你想太多了。”
美麗的風景總能讓人心情舒適。在幽徑旁,不時會有三四多紅色的小花,而且總是在不經意間出現在我腳的兩邊,彷彿在迎接我們的到來。山中傳來一陣陣不知名的蟲叫聲,他們似乎在跟鳥兒合奏一首快樂頌。
我聽著聽著,自然就樂在大自然的懷抱裡了。
“快啊!我們要到山頂了。”碧珊這一叫,把我從美麗的從懷抱中叫得醒來。回神一看,果然來到山的頂端。
夕陽的餘光,斑斕成五彩的雲霞,或燦爛,或憂傷……我似乎駕著美麗的雲朵,穿梭在時空之中。
“你知道‘夕陽無限好’的下一句是甚麼嗎?”
“只是近黃昏。”
“哈哈!你真是一個古代人。新版本是陳奕迅教的‘唔!唔!唔啊!’。”
“喂,這笑話很冷哩!”
我們又一次咯咯地笑了起來。
“可惜啊!每個黃昏都是美好一天的結束。”我說。
“沒有結束,黃昏並不是美好一天的結束,它只是換了一種方式,化成記憶來在我們生命中持續。”
“但是隨著夕陽消失,就是淒涼夜晚的來臨啊!”
“不,夕陽不是最美,初升的朝陽,有著萬丈霞光,才讓人期待深深。”
這一刻,她的話讓我感覺到自己的生命突然被定格在美好、安靜和祥和之中。
“碧珊,謝謝你!”我走向前攤開雙手,擁住了她。
“為甚麼?”
“是你一路的陪伴,讓我瞭解人生應該擁有樂觀和堅強的心靈。”
我們勾了勾手指頭,說好了以後彼此要相扶相持走下去。
星洲日報/城人小說‧文:秋芸芊‧2015.01.20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