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的序

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,穿着不起眼的T衣服、廉价的牛仔裤,而且裤的长度只选比膝盖长少少的。大学修的是多媒体商业管理(Media Innovation and Management),毕业以后,不做商业设计工作,却投入建筑业工作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喜欢艺术,喜欢记录,喜欢拍下照片,写下文字。

我的妻子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人不高,但漂亮。大学毕业以后,便勇敢地嫁了给我。她喜欢在家里的露台种花,而且也超爱做花朵的手工,所以家成了花圃,到处都有真真假假的花儿。她说,花儿能让我们活得更加开心。

我们的结合,并非偶然。一次又一次的错过,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邂逅,才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我们。我们互相包容,互相理解,互相喜爱。

23 岁生日时候她问我,生日愿望是什麽?我说,希望明年有第三个人与我一起过生日。结果,愿望已实践,大女儿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里边。25岁生日,她告诉我说 有一个惊喜的礼物,我说那将会是什麽?她笑笑没有回答。我忍不住地笑,因为我知道仙游公公期盼的延续他生命的使命即会再次实践了。

我和妻子都企盼这个新生命的诞生,期盼着她像大女儿般健康的成长。我们的快乐是一定要分享给她的。所以,我才会动念头把我做爸爸的点点滴滴全部记录下来,作为人生的礼物,送给她们姐妹俩。

回忆是我和妻子的另外一段幸福经历。
我的希望非常简单,我只要每个阅读“爸爸日记”的人,都能分享我们全家的快乐,能拥有一个充实、幸福的人生。

Sunday, December 28, 2014

体验水灾记

我的家乡在ayer tawar,从家乡出发到吉隆坡需要4个小时左右。
为了避开缴付过路费用,我都会走旧路出城。
可是,近日来发生了马来西亚40年来最严厉的水灾。
路途中的马来人乡村几乎都成了“威尼斯”水城。
 
 一位好心的马来同胞看到我的车,把我截停。
他劝我最好倒后走高速公路出吉隆坡,因为前方有四段路发生了水患。
最严重的已经掩盖了车一半的高位。
 我马上调头。
由于车窗已经打开下跟马来同胞说话,所以,我直接可以听到潺潺的水流声。
它们很急促从路的一边流向另外一边。
我跟女神说:“快跑,不知道上流还有没有在下着豪雨。 ”
 当地的居民可能有过淹水的经验,他们都表现得较为镇定。
尤其是小孩,他们一些还跳下足球场游泳。
对,我没有写错,就是足球场,因为水位一直上升,水已经淹到龙门的一半。
小孩的体格比较小,所以便能下去球场游泳。

有些同胞甚至划出了sampan在灾区捕鱼。
两个女儿看了这一幕幕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可能她们是第一次看过水灾,还不知道水魔的破坏力有多深?
这个油站,是我常常经过的。
它几乎都变成了“水站”。

我避开灾区,却还得用上5个小时半才能到达吉隆坡。
比平常多了90分钟,
不过,安全到达才是重点,其它的过程往往只是插曲。

我希望水快些退,人民继续能够安居乐业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