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的序

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,穿着不起眼的T衣服、廉价的牛仔裤,而且裤的长度只选比膝盖长少少的。大学修的是多媒体商业管理(Media Innovation and Management),毕业以后,不做商业设计工作,却投入建筑业工作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喜欢艺术,喜欢记录,喜欢拍下照片,写下文字。

我的妻子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人不高,但漂亮。大学毕业以后,便勇敢地嫁了给我。她喜欢在家里的露台种花,而且也超爱做花朵的手工,所以家成了花圃,到处都有真真假假的花儿。她说,花儿能让我们活得更加开心。

我们的结合,并非偶然。一次又一次的错过,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邂逅,才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我们。我们互相包容,互相理解,互相喜爱。

23 岁生日时候她问我,生日愿望是什麽?我说,希望明年有第三个人与我一起过生日。结果,愿望已实践,大女儿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里边。25岁生日,她告诉我说 有一个惊喜的礼物,我说那将会是什麽?她笑笑没有回答。我忍不住地笑,因为我知道仙游公公期盼的延续他生命的使命即会再次实践了。

我和妻子都企盼这个新生命的诞生,期盼着她像大女儿般健康的成长。我们的快乐是一定要分享给她的。所以,我才会动念头把我做爸爸的点点滴滴全部记录下来,作为人生的礼物,送给她们姐妹俩。

回忆是我和妻子的另外一段幸福经历。
我的希望非常简单,我只要每个阅读“爸爸日记”的人,都能分享我们全家的快乐,能拥有一个充实、幸福的人生。

Sunday, August 4, 2013

半山芭炒糕明




在70年代,大馬電影業欣欣向榮,戲院如雨後春筍,紛紛林立。
在吉隆坡半山芭為食街(Jalan Sayur)附近,就有三家大戲院,分別是星光戲院、金華戲院和大華戲院,連帶地給了為食街一時無兩的熱鬧。
半個世紀後,三大戲院皆已倒閉多年,而為食街卻還在。只要一入夜,為食街上的小檔就會接二連三地亮起小燈,也亮起了記憶中繁華的年代。
林進德倒蘿蔔糕的姿態是挺豪邁的,看他架勢十足,捧起一大盆白膩膩,並已切成小方塊的蘿蔔糕,嘩啦啦,全倒在大平底鍋裡,烈火一著,他就風風火火地炒將起來。

炒粿角檔位於為食街的正中央,現任掌檔人是林進德(52歲)與其弟林進民(46歲),兩兄弟不笑的時候,即使是在炒著粿角也可以看起來很酷。
用的是較為古老的煤油爐,火勢更猛烈,林家兄弟的炒法也很大氣,每一粿角都炒得塊塊分明,讓人舉筷時也不免略為遲疑:“粿角炒是這樣大塊的嗎?”

林進民告訴記者,“開檔始祖”是他的爺爺林賽榮,傳到他手上已是第三代。他在6歲的時候,就開始隨著父親到檔口幫忙炒粿角,一直到他30歲時才從父親手上接過那兩把大鑊鏟,接手整個檔口。
林進民今年46歲,守著一個60年的老檔口近半世紀之久。
后语:
我们今天是特地去半山芭吃菜头糕(炒粿角)。可是,总觉得没有了以前的香味,而且还是想念家乡的那个uncle炒的。
希望RAYA回去家乡能吃得到.........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