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的序

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,穿着不起眼的T衣服、廉价的牛仔裤,而且裤的长度只选比膝盖长少少的。大学修的是多媒体商业管理(Media Innovation and Management),毕业以后,不做商业设计工作,却投入建筑业工作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喜欢艺术,喜欢记录,喜欢拍下照片,写下文字。

我的妻子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人不高,但漂亮。大学毕业以后,便勇敢地嫁了给我。她喜欢在家里的露台种花,而且也超爱做花朵的手工,所以家成了花圃,到处都有真真假假的花儿。她说,花儿能让我们活得更加开心。

我们的结合,并非偶然。一次又一次的错过,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邂逅,才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我们。我们互相包容,互相理解,互相喜爱。

23 岁生日时候她问我,生日愿望是什麽?我说,希望明年有第三个人与我一起过生日。结果,愿望已实践,大女儿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里边。25岁生日,她告诉我说 有一个惊喜的礼物,我说那将会是什麽?她笑笑没有回答。我忍不住地笑,因为我知道仙游公公期盼的延续他生命的使命即会再次实践了。

我和妻子都企盼这个新生命的诞生,期盼着她像大女儿般健康的成长。我们的快乐是一定要分享给她的。所以,我才会动念头把我做爸爸的点点滴滴全部记录下来,作为人生的礼物,送给她们姐妹俩。

回忆是我和妻子的另外一段幸福经历。
我的希望非常简单,我只要每个阅读“爸爸日记”的人,都能分享我们全家的快乐,能拥有一个充实、幸福的人生。

Sunday, October 21, 2012

最后一次复诊记

早上9am照x-ray,我8点20分钟就到达。
由于今天是星期六,我已不算太早。
在我前方已有四个家庭在等着拿号码了。
意外发生到现在,已经有两个多月。
我的身体像老人风湿痛一样,喜欢喜欢就发作一下。
所以,我的主诊医生怕我身体的骨头仍有龟裂,便建议我去照最后一次x-ray。

可是,自从跌倒以来,我已经照了21张X-ray片。
我害怕自己的细胞会被辐射刺激得变了种。
而且隔天起来,我的眼睛会突然发射红光,变成一个X-men。
医生没有预先告诉我危险性,所以我今天懵懵懂懂就去了医院。
当女护士告诉我的时候,我感到非常惊慌失措!
然后,摸了摸自己的裤子,心里边才感到欣慰起来。

原来今天照x-ray的过程必须彻彻底底、一丝不挂(没有那么夸张,还剩下一件打底!)。
女护士先请我到更衣室脱去衣服且穿上“病袍”。
至于是什么样的病袍呢?
答案是:一块布,从身体前方穿过,然后在身体后面打结绑上。
进到x-ray房,女医师先吩咐我躺在Xray床上。
然后,她用被把我下半身盖好,免得走光尴尬。
接着,她在跟我解释拍摄的内容。


偷偷告诉你,这是我第一次在床上被人教唆,并且还得摆放出不一样的姿势。
而且,全部都是高难度的动作哦!
过程毫了20分钟,不过等待report却需等上半个小时。
不过最糟糕的还不是这个,而是时间离开复诊的时间还长呢!

我的主治医生是脑专科,不知道他今天有emergency开刀手术吗?
如没有,11点他就会到;如有的话,我必须等到下午。
唉!怪只怪我爱名牌,名牌的代价就是这样子的!(虚荣
每次复诊,我都会在医院吃早餐。
然后看看报纸,消耗一下时间。
起初几次是吃subway,可是后来发现subway并不是很好吃。
所以便换口味,到foodcourt吃本土的煮炒。
大家别以为这种早餐的搭配会便宜哦!
我可以大声告诉你:它绝对比subway还昂贵。
医生来了,他知道我今天心情紧张。
随口说了几个笑话,可是,我却无动于衷。
他问我还要MC吗?我说最好是不要,我不想再浪费钱看医生。

他拿起Xray片,说,你可以不要来了。
我终于放下心头大石,笑了起来,说道:“医生,MC还还要,因我还有痛。” 

离开的时候,他批了MC给我继续休养。
不过,他劝我说止痛药最好不要吃太多......
医院的看病结账的程序是:
1)拿医生开的药方到pharmacy;
2)到counter付钱;
3)再到pharmacy领药。

次回,我向医生要了安眠药。
因为最近我常常失眠,不是因为身体痛、压力大。
而是因为我需要休息养病啊!

最后一次去复诊,parking付了RM5.00。
写这些,都是为了纪念我的最后一次。
如果可以让我选择,我真的不想进出医院啊!

2 comments:

winnie@ah咪 said...

恭喜你~终于完全康复了^^
你是跌伤了脊椎吗?
突然觉得我们其实才刚踏入中年(其实也没还到中年啦)~变得好脆弱~

前天我刚去探望苏利~她呀,也是在自己家厕所摔一跤,就把脊椎给摔歪了,在医院吊着拉直><不过,没事了,就快出院了~

彦祖の爸爸日记 said...

苏利她还好吧!
唉!今年生肖狗的真的要很小心啊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