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的序

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,穿着不起眼的T衣服、廉价的牛仔裤,而且裤的长度只选比膝盖长少少的。大学修的是多媒体商业管理(Media Innovation and Management),毕业以后,不做商业设计工作,却投入建筑业工作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喜欢艺术,喜欢记录,喜欢拍下照片,写下文字。

我的妻子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人不高,但漂亮。大学毕业以后,便勇敢地嫁了给我。她喜欢在家里的露台种花,而且也超爱做花朵的手工,所以家成了花圃,到处都有真真假假的花儿。她说,花儿能让我们活得更加开心。

我们的结合,并非偶然。一次又一次的错过,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邂逅,才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的我们。我们互相包容,互相理解,互相喜爱。

23 岁生日时候她问我,生日愿望是什麽?我说,希望明年有第三个人与我一起过生日。结果,愿望已实践,大女儿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里边。25岁生日,她告诉我说 有一个惊喜的礼物,我说那将会是什麽?她笑笑没有回答。我忍不住地笑,因为我知道仙游公公期盼的延续他生命的使命即会再次实践了。

我和妻子都企盼这个新生命的诞生,期盼着她像大女儿般健康的成长。我们的快乐是一定要分享给她的。所以,我才会动念头把我做爸爸的点点滴滴全部记录下来,作为人生的礼物,送给她们姐妹俩。

回忆是我和妻子的另外一段幸福经历。
我的希望非常简单,我只要每个阅读“爸爸日记”的人,都能分享我们全家的快乐,能拥有一个充实、幸福的人生。

Tuesday, September 11, 2012

聽回憶說故事-蘇丹街

玉壺軒茶樓第三代傳人李慧菁和鄺福榮洋服店第三代店主鄺錦流,
向你述說屬於他們在蘇丹街的回憶。

2012年8月31號是我國馬來西亞55歲生日,也是矗立在茨廠街84年的老字號茶樓玉壺軒結業日。
因政府徵地建造捷運,玉壺軒最後選擇結業,而鄺福榮洋服店選擇等待。 


国家发展,有许多建筑物就是必须牺牲。 可是,为什么就偏偏选中了“蘇丹街”呢?
其实,我不是KL人,所以,我对Jalan Sultan也没有太多的感情。
只是以前在书行工作时候,我会常到那里的书行去服务。
印象中,路很窄、外劳很多......而且parking fees更是贵。
你说,把它拆了促进发展岂不是更加好吗?

不过话说回来,华人的地方:拆多剩少。
等到下一个世纪,我们的后代该到哪里去寻找华人的足迹呢?
一座城市可以没有摩天大楼,但不能没有历史。
据说会被拆除的三十间老店面,感觉就像吉隆坡半山芭監獄圍牆被拆除一样。
这些見證百年吉隆坡的開埠史的建筑物,慢慢会被新建筑物给取代。


2 comments:

一介草夫 said...

时代的巨轮随着发展的步伐转动,它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!发展的代价就是失去。如何保留而不必失去,就是一个智慧。

一介草夫 said...

时代的巨轮随着发展的步伐转动,它不会停下来等待我们!发展的代价就是失去。如何保留而不必失去,就是一个智慧。